花草网

皎洁的月亮

编辑:花草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06:06:02
编辑 锁定
导演姜申阐述:腥风血雨过后的一轮明月此剧特色之一是作品出自一个经历了大革命洗礼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手,用饱含感情的笔记录了一段真实的历史,刻画了一群她所熟识的和她有着共同经历的革命伙伴和导师。第二个特色是,作者没有刻意地编造故事,而是老老实实地记录一批热血青年投身革命,接受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1] 
类型
革命历史
导演
姜申
首播时间
2005
在线观看
爱奇艺 优酷 腾讯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皎洁的月亮
出品时间
2005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首播时间
2005
导    演
姜申
编    剧
朱仲丽
主    演
邓莉,马光泽,吴倩,刘长纯
集    数
25
类    型
革命历史
上映时间
2005

皎洁的月亮剧情简介

编辑

  [1]   原著、编剧朱仲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王稼祥的夫人,作者记录了一段真实的历史,刻画了一群她所熟悉的和她有着共同经历的革命伙伴和导师的生动形象。作品具有独特的革命浪漫主义色彩,通篇洋溢着对革命理想的追求。它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记录一批热血青年投身革命的过程中,他们丰富的感情世界里所发生的故事。

皎洁的月亮演职员表

编辑
职员表[2] 
编剧:朱仲丽
监制:朱仲丽,郎国平
导演:姜申
出品:朱仲丽,郎国平
[2] 

皎洁的月亮演员表

    • 马光泽 饰 林俊雄
    • 邓莉 饰 陶皎洁
    • 刘长纯 饰 林光伟
    • 吴倩 饰 杨秋盛
    • 李克纯 饰 赵叔丽
    • 张雅欣 饰 鲁明慧
    • 王霞 饰 肖玉芬
    • 朱琛 饰 肖宗南
    • 柴鸥 饰 唐玛珍
    • 惠娟艳 饰 姑妈
    • 韩廷琦 饰 孙老

皎洁的月亮分集剧情

编辑
第一集
二十年代初,长沙女校教员林光伟的家里来了乡下的姨妈,带来年轻漂亮的丫鬟杨秋圣。提出要把秋圣嫁给光伟做妾,生儿育女后过继给姨妈以颐养天年。具有民主思想并投身革命的光伟坚决不从,惹恼了姨妈,索性用计将光伟反锁在屋里,以图既成事实。没想到光伟的儿子,在上海大学读书的林俊雄和表妹陶皎洁,反用计让秋圣“悬梁自杀”化解了这场纷争。光伟适时提出将秋圣送女校读书和皎洁为伴完成学业。光伟贤惠的妻子在其中顺从了老人们的意思,受到光伟严厉的批评。秋圣对光伟产生了敬慕之情[1] 
第二集
秋圣、皎洁在光伟的培养下,成为有民主思想的进步青年。同学柳玉珍被旧的婚姻制度逼死,使她们感到了要革命要反抗的迫切。一本共产党宣言让她们找到革命的方向。党旗下成为共产党员。党将秋圣派往南乡农协领导农民运动,在和符地主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秋圣在斗争中日益成熟。皎洁被派往上海,住在自家的湘绣店。第一次和地下党接头就遇到军警的搜捕,白色恐怖严重。上海毕业的林俊雄告别父母,来到地下斗争的第一线,上海[1] 
第三集
长沙城里许克祥屠杀革命的人,林光伟逃出长沙。临行时叔丽将一对玉佩分开交光伟带走。家中,军警抄家三天三夜,叔丽和婆婆忙疏散佣人,生活极其艰难。秋圣在农村将农协干部转入地下,她只身逃回姨妈家里。听说长沙情况她决定到城里接回光伟妈和叔丽。她乔装农妇来到长沙,见到败落景象和光伟的遗留之物,想念光伟。路上,为保护叔丽和光伟妈她被抓被杀。死人堆里,李妈和朱妹子救了重伤的秋圣。秋圣为了寻找党,带伤来到乡下姨妈家里,叔丽冒险找到医生,为秋圣取出子弹。上海,俊雄按上级指示和皎洁接头。见到想念已久的亲人,皎洁痛哭。上级领导孙老指示俊雄要找房住下,但是单身男人找房十分困难[1] 
第四集
孙老指示让俊雄和皎洁扮假夫妻身份找房掩护工作。皎洁欣然接受。党的要求和感情吻合,他们在八仙桥一座楼房居住。按孙老指示和上层人物交往,他们来到皎洁的姑妈家。肖家拥有上海滩有名的纱厂,姑妈见皎洁十分喜爱,热情邀请搬到家中居住,表哥肖宗南、表妹肖玉芬为皎洁的到来高兴。他们也为能有一个掩护工作的环境高兴。孙老又指示要和鲁军长的女儿、俊雄的表姐鲁明慧联络,以便从上层得到情报。和俊雄有过恋情的明慧,见到俊雄旧情重发,皎洁看在眼里,嘱咐俊雄要注意任务。皎洁的姑妈执意要为他们举行婚礼,经请示后批准这一举动[1] 
第五集
在婚礼上结识了上海商界等许多人士,明慧的到场,引起他们对儿时的许多回忆,在热闹的婚礼上明慧落泪而去。婚礼上和建中银行的马行长相识。俊雄决定用银行副行长的身份来掩护革命工作。为了这个目标他和皎洁商量请肖家帮忙。肖宗南帮他打通关系,但加盟建中银行需要存入大批资金,姑妈建议她把湘绣店收回,再把父母的遗产收回,就能当上银行行长。在执行中湘绣店的李经理拒不交店。玉芬在读了俊雄写的文章后,对这位表姐夫崇拜有加。皎洁俊雄抓住机会向玉芬灌输革命思想,玉芬认真攻读革命书籍,有了很大进步[1] 
第六集
在咖啡厅,宗南和俊雄等和马行长见面,他急迫想着皎洁的存款,一口答应只要钱存入银行立即让俊雄当副行长。玉芬带皎洁去找王良大律师,王良建议由宗南出面解决。俊雄终于当上副行长。皎洁思念家乡,写信给秋圣,秋圣也在积极寻找党组织。一天,在集市上见到朱妹子,领她到朱师傅的木匠店,经过甄别和鉴定,秋圣终于和党组织联系上,她和叔丽无比兴奋。林光伟也由武汉来到浏阳,准备投身秋收起义。皎洁在家中和姑妈、宗南的妻子玛珍逛商店,做头发,十分无聊,她痛苦地发泄[1] 
第七集
俊雄建议她去王良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她异常高兴。按党的指示,他们又来到鲁军长家中,看望明慧时,面对她在婚姻上的痛苦,俊雄建议她离婚。并力图说服鲁军长。皎洁在玉芬弹琴时,建议她陪同去到工厂,看一看工人们的生活状况。她们在工厂见到女工沈桂菊。在访贫问苦中她见到拉人力车一家人的苦难,又从沈桂菊家中得知她的丈夫孟英被捕入狱。这时党组织指示要营救狱中同志,为此他们商定成立慈善会,以这个名义展开营救。皎洁将钱交给王良,请他出面。他们又来到明慧家中邀请她出面主持慈善会。明慧愿意和俊雄在一起,同意出面。皎洁心中多了一份担忧[1] 
第八集
营救工作要依靠宗南,皎洁和宗南在花园里畅谈人生,使宗南思考了一些问题。在乡下的秋圣和叔丽一起积极进行工作,姨妈疼爱秋圣,可因为年纪,生了重病,秋圣在床前精心伺候,还请来好医生医治,她和叔丽共同想念远方的光伟。姨妈去世,上级组织向秋圣传达了秋收起义后,在井岗山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消息,秋圣申请去井岗山。组织批准了她的请求,叔丽为光伟准备了东西送她上路。在井岗山光伟高兴地见到秋圣。秋圣告诉他,叔丽说,我把光伟交给你了。光伟面对两个爱他的女人心情复杂。上海的营救工作要依靠宗南,他的工厂受到洋人的挤压,出现原棉的紧缺,皎洁及时抓住这一机会,用拯救民族资产阶级的行动教育宗南。王良准备打这场和洋人的官司[1] 
第九集
孙老组织了货源,将纱厂救活。宗南十分感动,皎洁、俊雄又抓机会教育宗南,宗南马上去找青帮老大,提出放出地下党员魏勇和孟英。但青帮老大没有答应。为救出同志,俊雄乔装打探老大的爱好,得知喜爱唐寅的扇面,他下苏杭,购来扇面。贪心的老大还要另一幅,明慧用自己的嫁妆变钱,青帮老大终于同意放人[1] 
皎洁和明慧长谈,使二人更加理解。俊雄答应明慧去看昆曲,但临时接到任务去接一部电台,和明慧爽约。明慧万分失望。
第十集
俊雄因失约内疚,去看望明慧,没想到在鲁家听到重要情报,他立即赶回家中发报。宗南来找他,慌乱中将发报机放在卫生间,皎洁立即回家处理,挽救一场危险。他的行动受到皎洁的批评。宗南将放人的手续办好,但不能亲自去接狱中的人。党组织得知敌人用此做钓饵,接人的要面临危险。俊雄想到让玉芬去。玉芬勇敢地将孟英、魏勇从监狱里接出。但魏勇成见地对资产阶级娇小姐没有好印象。孟英一家人团聚,他心里仍在想着找党[1] 
第十一集
从八仙桥搬走后,他们仍很想念这里,决定在这里成立党小组。让魏云、孟英假扮亲戚守住机关,开展党的工作。玉芬面对宗南和嫂子玛珍的无休止的争吵在考虑爱情。魏勇丢在车里的一只手套,玉芬精心洗净补好还给魏勇。宗南因为玛珍不能生养在外面养舞女,受到父亲肖如田的训斥,他到厂里要用裁减工人压低成本。皎洁将魏云约来并叫来孟英组成了八仙桥党小组。玉芬爱上了魏勇,魏勇在痛苦的思考和一个资产阶级的小姐不合适[1] 
第十二集
玉芬来找魏勇想加入演剧队,魏勇冷淡地拒绝,让玉芬十分伤心。井岗山来电指示要紧急购买药品。俊雄到银行取款,引起马行长的怀疑,不提款给他。皎洁用迂回战术找到马太太,利用她的虚荣搞好关系,陪她逛商店买衣料。此举奏效,马行长不但给了钱,还希望他们租用他太太的祖业房产。井岗山上药品的短缺和交通线被掐短,光伟决定派秋圣去上海取回药品,接通交通线。秋圣只身来到上海,几经周折见到孙老。在和皎洁见面时将姨妈去世的消息告知,大家十分悲痛。孙老指示尽快将“奎宁”买到,他们走了许多药店,引起敌人注意,当追到鲁家门前时,明慧把他们解救。并对俊雄表示了关爱[1] 
第十三集
井岗山上盼来药品,指战员们感谢和欢迎秋圣胜利归来。
明慧过生日,邀请了俊雄。鲁军长急于想为离婚后的女儿找女婿,在生日这一天,令王团长来相亲。明慧气恼和父亲争论起来。聚会不欢而散。明慧又来到银行见俊雄,她的缠绵被来找俊雄的皎洁撞见,三人十分尴尬。八仙桥的党小组正在举行成立会,房东太太中间插入,他们巧妙的支走房东。孟英回家带回饺子和津贴,全家人感谢党的关心。孙老指示要搞一批洋油送井岗山,在市长举办的生日宴会上,经明慧的帮助,和美孚石油公司经理拉上关系,完成了任务。对俊雄和明慧的关系皎洁心中矛盾重重[1] 
第十四集
党小组要在工人中开办夜校。让魏勇和玉芬教课。在皎洁的努力下,魏勇和玉芬和好,并到肖家一起商谈教材。玉芬从此不坐自家汽车,坐电车上学,为和魏勇同甘苦。二人感情日益发展。为办好夜校,玉芬磨着哥哥给教室、给桌椅,并动员全家人帮忙,宗南只好答应[1] 
第十五集
井岗山的一场激战,光伟受伤。秋圣精心看护光伟。爱慕之情油然而生。光伟也十分喜爱秋圣,道德的力量让他决定将秋圣再次派往湖南、上海,离开他。秋圣埋怨他为自己画地为牢。秋圣离开井岗山,先来到湖南老家夜校开课,魏勇和玉芬的感情更加亲密。玉芬约魏勇来家让妈妈看看,没想到被哥哥赶走,魏勇自尊心受挫,发誓不再进肖家。玉芬用绝食以示反抗。皎洁在公园让他们见面,化解了矛盾和怨气。当玉芬去夜校上课时被哥哥识破,将她反锁起来。玛珍为她打开门。宗南和她大吵[1] 
第十六集
在肖家和洋人的一项合作中,魏勇作翻译,为肖如田争取了权益,并明确表态支持女儿[1] 
马行长居心叵测,要吞了皎洁那笔存款。
鲁军长又要为明慧提亲,逼得明慧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明慧精神近乎失常。鲁军长忙请来皎洁,皎洁知道只有俊雄才能安慰明慧。她叫来俊雄,果然明慧拉着俊雄安静下来。
第十七集
乡下,叔丽见到了秋圣,组织要求秋圣和叔丽一同去上海工作。她们告别了光伟妈,到了上海。在约定的四平旅社,女特务怀疑她们,在去接头时,特务跟踪,叔丽假作肚子痛,把特务拉回旅社。秋圣和孙老见面,指示她按字条上的地址联系。回旅社后,特务紧追不舍她们只好去医院,在医院她们改扮贵妇摆脱敌人。敌人用分区停电查找我电台位置。皎洁他们急等密电码,并想到要换个地方居住,以利安全。她巧妙说服姑妈。孟英在组织安排下进了机器厂上班,在厂里工友杨明山受伤[1] 
第十八集
用杨明山事件教育组织工人,是党小组的决定。孟英和老于成了工人们的主心骨[1] 
明慧在痛苦中服用大量的安眠药。翌日上午方被发现,送医院抢救,仍不苏醒。皎洁俊雄赶到,在俊雄的呼唤中,明慧醒来。皎洁见状,悄悄离去。她为了明慧,决定离开俊雄,把他让给明慧。玉芬来看他们,皎洁向玉芬吐露真情,但没有讲出自己。她向王良律师询问,下决心走出家门。俊雄到处寻找,皎洁躲在了湘绣店。在八仙桥的小组会上,仍在正常工作。她要有事情向上级俊雄汇报。
第十九集
见到俊雄她明确地说出出走的理由,俊雄焦急地晕倒。明慧父女二人交谈,父亲不再提婚姻。皎洁在湘绣店咳血,肺结核在威胁她。明慧家里,俊雄无心听明慧弹琴,将皎洁离家的事告诉她。明慧十分震惊。皎洁病倒进了医院。在医院门口秋圣和叔丽见到皎洁,但党的纪律不允许她们相见。叔丽为不能和儿媳见面感到难过。俊雄终于在医院见到妻子。明慧也来到医院,批评了皎洁,二人更加理解。八仙桥没有了皎洁令孟英和魏云十分焦急,他们独自在工人中工作[1] 
第二十集
秋圣仍没有接上头。旅店里,和叔丽想念党,想念光伟,拿着两块玉佩憧憬未来[1] 
肖家宗南两口子在大吵。舞女为宗南怀了孩子,肖如田让把孩子生下来接回家,不准舞女进门。玉芬和魏勇也在讨论这一问题。俊雄终于和妈妈、秋圣见面了,在接头地孙老欢迎她们。在湘绣店俊雄将皎洁的近况告诉母亲和秋圣,她们去看望皎洁,关系终于正常。肖家,马珍不能容忍抱养孩子的委屈,离家出走。
第二十一集
明慧家里迎来了秋圣,年轻人的相互启发让明慧豁然开朗,她开始阅读进步书籍,从爸爸的书柜里找到共产党宣言。俊雄和妈妈互谈别情。玛珍到王良的律师事务所讲离婚问题,使她处处茫然。俊雄在鲁家又得到新的情报,他急忙回家发报,妈妈为他放哨,挡住了马行长和马太太。皎洁的病恢复得很快,孙老送来鲜花慰问。玉芬和魏勇以俊雄和皎洁为榜样定下终身。玛珍又回了家。玉芬十分惊讶。这不正是鲁迅先生的“娜拉出走”吗,她在思索着妇女解放的大事。俊雄和药商谈生意,将药送到湘绣店。为卖药,他又要提钱,秘书向马行长告密。马行长决定陷害俊雄,用卖药为由将俊雄抓进监狱。皎洁等待俊雄接她出院,却迎来妈妈送到的噩耗。明慧和大家焦急万分,想方设法救人[1] 
第二十二集
孙老来到湘绣店部署营救。肖家用卖棉纱、卖首饰筹款救人。监狱里,俊雄受尽严刑拷打,换监狱、枪毙陪绑、软硬兼施,他始终没有暴露身份。营救工作很艰难,宗南找青帮老大、姑妈找九姨太都没能奏效。明慧为激爸爸救人,假作又要犯病,让下人去买安眠药,吓唬爸爸。鲁军长发火硬保俊雄出狱。出狱后又投入英文报纸的工作。玉芬的婚事父母要大办,让玉芬气恼[1] 
第二十三集
舞女生养的孩子抱回家。父母高兴,玉芬感慨:可惜呀,这么可爱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见不到自己的亲妈妈。玛珍流着眼泪强作欢乐。在井岗山林光伟被派到上海。孙老和秋圣接头,通知她俊雄和孙老将要调井岗山工作。为洋油能运出城,皎洁又去求宗南帮忙。洋油顺利送到淞江。花园里鲁家父女在高兴的谈话,俊雄走来,明慧和他大谈看书后的感想,俊雄为她飞快的进步惊讶,因八点在虹口公园有党的活动,俊雄只能告辞[1] 
第二十四集
电话里,明慧听到敌人要有大行动抓捕在虹口公园聚会的共产党人。明慧忙要去找俊雄。四处未果,终于在街上拉住了他。她死死地拽住俊雄。要他陪着看电影,还是被他溜掉了。在集合地他用暗号疏散了同志,敌人围了上来,明慧开车冲进将俊雄救走。桥上,汽车熄火,当敌人举枪时,明慧用胸膛为俊雄挡住了子弹[1] 
俊雄和孙老到了井岗山,光伟来到上海。叔丽在交通站接待他,二人十分意外。秋圣见到光伟更是兴奋,应该由谁照顾光伟,谁作他的助手?
第二十五集
在光伟的领导下,上海的工作顺利开展。秋圣很少到55号交通站,尽量让叔丽在。上海一批青年要到井岗山,秋圣背着光伟请求了带队的任务,临行前和光伟告别。玉芬、魏勇同赴井岗山。皎洁通知她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这些历经考验的革命青年又踏上征程[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战争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